贵州省党员干部现代远程教育网
您现在的位置:贵州希望网>> 网上学堂>> 公共资源>> 科普知识>> 文章
纯种下司犬 面临绝种危险
作者:王超    文章来源:贵阳新闻网-贵阳晚报    点击数:    更新时间:2011年12月20日

  核心提示:据麻江县畜牧局2005年的一份统计显示,世界排名第三被誉为“中华名猎”的下司犬,在它的原产地麻江县仅存271只,濒临灭绝。6年过去后,纯种下司犬数量依然在不断减少,逐步跌入历史最低水平。


  尽管下司犬在历史上曾与当地人的生活密切相关,但在交易市场混乱、时代变迁等因素的左右下,纯种下司犬数量急剧减少,已经到了命运的转折点。


  濒危的名犬


  有50多年养狗经验的麻江县下司镇养狗人,龙胜荣现在已不再给自己养的下司犬取名字了。他现在一年能卖掉两百多只下司犬。


  龙胜荣是下司名犬保护发展协会秘书长、贵州省犬业协会下司犬顾问,龙胜荣见证了过去十年来,外界对下司犬的追捧,和这背后对下司犬的无序逐利行为。


  “以前没有人把自家养的这种白毛狗当回事,偶尔来一两个买狗的,村民大多白送或者只是象征性地拿几十块钱,冬天也有人宰了狗吃火锅。”龙胜荣回忆道。


  慢慢地,来镇上买狗的人越来越多,而且开价不菲。后来当地人还知道了,原来下司犬是世界排名第三的“中华名猎”。


  如今的下司镇,随处可见“野猪天敌”、“世界第三名猎”的下司犬销售广告牌;每天,挂着外省牌照的汽车穿行下司镇的各个乡村,挨家挨户地寻找纯种下司犬;村民们仰着头和这些外地人谈价,纯种下司犬的最高价已涨到十多万元,并且还在不断攀升……


  不过这种狂热的背后,是纯种下司犬数量正在逐年减少。据麻江县畜牧局的统计,05年整个麻江县仅有纯种下司犬271只,濒临灭绝。6年过后,情况并没有好转,龙胜荣调查估计,目前整个麻江县的纯种下司犬还不到两百只。下司镇这个下司犬的原产地,很可能要陷入无狗可卖的境地。


  失控的交易


  “虎头蛇腰鼠尾肘子脚,空鼻红眼耳直立”,是来到下司的买狗人必须谨记的口诀,因为在整个麻江县,纯种下司犬和杂交下司犬的比为1:9。


  实际上,纯种下司犬的减少从两百年前就开始了。1808年,下司镇辟为商埠,清水江带来了大宗商品和看守商船的外地犬,纯种下司犬和外地***配,破坏了下司犬的血统。


  上世纪60年代,村里的下司犬遭到大规模捕杀,又直接导致数量剧减。“那时候,人都吃不上饭了,哪还有闲粮给狗?”土生土长的龙胜荣说。


  比屠杀更可怕的是商人的逐利。经过半个世纪后,纯种下司犬因买卖失控再次面临危机,而且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严峻过。


  “无序的交易下,卖狗人为了获利,人为地增加杂交下司犬的数量,导致纯种下司犬越来越少。”龙胜荣说。


  尽管纯种下司犬一直在减少,但其市场需求却在不断增长,下司镇渐渐形成了规模不等的八家以上下司犬养殖点,还聚拢了数十名“狗贩子”。


  在下司镇,轻易就能找到像“老四”这样的狗贩子。因为纯种犬的培育速度赶不上买狗人的需求,他们会让下司犬和杂交犬有时甚至是土狗交配,这样繁殖出来的杂交犬具有下司犬的部分特征,不懂行的人很难分辨。“我一年能卖三四百只狗,不这样哪够卖?”老四笑道,“幼犬七百,成犬一两千,一年可以赚10多万。”


  在一些养殖点内,同样可以见到毛发呈各种颜色的杂交下司犬。失控的交易让贩狗人在追逐利益的同时,市场正快速地消耗这仅存的种源,下司犬的命运走到了历史的冰点。


  渐远的天性


  很多人来下司买狗,看中的是下司犬的“猎性”。下司犬的来源已不可考,但自当地形成村落以来,下司犬就凭借狩猎的天赋受到当地苗族人的喜爱。“下司犬聪明,平时很温顺,一到山上就兴奋起来。”龙胜荣说,下司犬耐性好,动作快,嗅觉灵敏,是天生的猎手。


  龙胜荣说,以前村民打猎都带着下司犬,它们隔得老远就能闻到野猪的味道。通常,三只下司犬相互配合,就能对付一头野猪。


  但这样的光景一去不复返,如今的下司几乎没有可供下司犬大显身手的地方了——方圆50里地,连野兔都难寻。如今的下司人早已不需要靠下司犬打猎生活了。


  “不会打猎的下司犬还叫下司犬吗?” 龙胜荣担心,下司犬的天性会逐步退化。但他不得不承认的事实是,现在很多下司犬,即使是纯种的也不会打猎了。“其实他们很聪明,跟着有经验的狗上山一两次就能学会,但几乎已经没有这样的机会了。”


  一直以来,下司犬都是当地人生活的一部分,人类靠它们狩猎、看家,产生了特殊的感情。但眼看着,下司犬就要远离人们的生活了。


  未知的未来


  随着下司犬走向灭绝,当地曾有人提出,杀掉当地的土狗,以保留纯正的下司犬血统。


  “这样的做法肯定是不太现实的。”麻江县畜牧兽医局畜牧兽医股主任滕飞向记者介绍,2005年麻江县已建立起下司犬原种场,希望培育出更多的纯种下司犬。但一位知情人告诉记者,目前原种场实际上处于半瘫痪状态,并不能解决实际问题。


  对此,滕飞表示,原种场受到了资金的限制,因此工作并不顺利。


  “现在抢救纯种下司犬的最大瓶颈就是资金投入。”滕飞说,在有条件的情况下,可以通过基因提纯来增加纯种下司犬的数量,只需要三、五年时间,这项工作就能完成。


  不过,这一切还只是设想。滕飞表示,包括对交易市场的监管问题,现在当地还没有能力做这样的工作。


文章录入:liuwei
责任编辑:liuwei

保存打印关闭
相关链接:
没有相关内容
Copyright ©2004-2019 www.gzxw.gov.cn
All Rights Reserved
版权所有:贵州希望网和农村党员干部现代远程教育资源库